学术交流 Academic exchanges

研究成果

首页 - 学术研究 - 研究成果

 新建文档的意义——徐勇民的再发现

 

/章后仪

 我想,我应该是少数能这么大量而集中的近距离观看和整理徐勇民先生手稿的人。这于这般年轻的我,是何等的幸运。

徐勇民,艺术家与艺术院校管理者。毋庸置疑,是湖北,乃至全国,最具艺术影响力与话语权的艺术家之一。除了早年在全国各类美术展览中经常获奖的经历外,近年来延续其“马球”,“红花系列”后,他以所处荆楚之地的地缘文化为灵感源泉所进行的“楚世家”系列作品,在凸显其对于本地文化强烈的责任心与使命感外迸发了其就80年代以来水墨艺术关于本体语言的争论的深刻思考。从这个意义来讲,徐勇民在今天的水墨作品正是30年水墨画革新以来,一种结论的出现。即,回到对水墨语言的挖掘。

当然,这一切都是我们过往知道的最终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徐勇民。近年来,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催生了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管理的“大数据”,使得过程本身变得极具价值。

武汉美术馆馆领导凭借其敏锐的艺术感受力,捕捉到有着如此创作脉络的徐勇民的手稿珍贵之处,于是有了整理其各类手稿,并集结成册,伴以展览的想法。此后便有了武汉美术馆此番与徐勇民先生的“合作”。我因为编辑出版物与展览筹备的需要,先后从徐先生手中接过18本大小不一,格式不一的笔记本,还有24份勾勾画画毛笔写就的文字手稿以及20余万字、100余篇近年的写作文字。先后历时近半月,这些手稿和文字手稿才得以初步整理出来,整理后的手稿(画稿)约一千余幅;24篇文字手稿,则有近200单张。而这不过是先生07年至13年六年间的部分手稿与画稿。

当这样一份对艺术家个人有着绝对私密意义的手稿摆在我眼前,它时刻提醒着我,这将成为我们再发现徐勇民的“大数据”。

比如,在徐先生的这一时间段的画稿中,有一些显而易见的特点是不容忽视的。

1、它们具有一定的时间跨度(2007年——2013年)。但在这个时间跨度里,整体上又缺乏连贯性如:087月——103月,112月——118月,122月——126月,133月——136月这几个时间段都缺少画稿。出于常做展览喜系统分析研究的习惯,我也曾向徐先生“索要”更多画稿,以期一窥一定时间段内先生的创作脉络,却不想徐先生答复因数次搬家,许多画稿他也不知被藏在何处了。

2、这些画稿在内容上具有一定主题性,可按内容进行大致的分类:第一类是以水墨语言为表达对象,对其进行消解与重构的抽象性创作。徐先生在求学时以中国画为专业,近年也以水墨作为挖掘个人艺术语言的重要方向。创作了诸如“马球”、“红花”、“楚世家”等系列作品。此次整理的千余件画稿中,以水墨为表达方式的占了绝大多数,其中有的是逸笔草草以成某种混沌的气象,有的是似梁楷简笔画一般对人物进行写意表达。可见对“笔墨”的控制与发展是徐先生的日常主题。

第二类写实感强,有明确表达对象。总的来说,在这许多画稿中,徐先生的作品还是写实居多。这里的写实绝非与“写意”对立,而是有明确表达对象的含义,是源于生活,贴近生活的。这其中包含了大量的纪实性游记。如3号笔记本全部为德国游记,4号全部为神农架写生,5,6,7号全部为因“彩绘丝路”而远赴伊朗、土耳其、希腊等地的写生,9,10,1216号为伊朗,印度,普吉岛,欧洲和古巴写生。这部分纪实写生类的画稿在此次一千余张画稿中比重近一半。

基于此,手稿的三种要义,“其一是作品的草图,其二是练习,其三是不可遏制的心灵的踪迹”都尽在其中。

“新建文档”是现代办公与书写的被程序化的模式,也是网络时代的新书写方式,是新时代人们思维方式的具体表达。我们每天都在使用这个微软公司在1983年首次编写的名为Microsoft Office Word的文字处理器应用程序。在现代生活的图景里,我们用这个程序敲字成文,这些文字将随着网络的浪潮翻滚至世界上的每一个地方。文字或图画的书写与传播都远非传统方式可想象与比拟。它象征了现代人面对问题,思考问题,表达问题时方式与手段的同质化。

而同时,以徐勇民为代表的艺术家们所坚持的思考与表达方式——手写或手绘却在抵御互联网给我们的生活和思想带来的同质化。对这种方式的选择,这种对私密的重访提醒我们勿忘艺术创作的终极动力。手稿可以呈现艺术家画画真实的艺术源泉;手稿也最能流露艺术家的真实心迹。这些手稿可以为艺术研究、文献研究、艺术家创作研究提供素材。于是,“新建文档”是否应该被赋予更多维的意义。

徐勇民先生曾在与我交谈时不止一次提到希望这个展览或这本集子能让人看到他在如何工作、如何坚守,我深感他对于希望“别人”能了解、理解他作为高校管理者与艺术家双重身份并置时所做的努力的有些试探但又迫切的心情。这个“别人”有可能是同行,有可能是朋友,有可能是任何一个陌生人,也有可能是美院的成千上万有着艺术梦想的学子。

而了解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去神话”的过程。“艺术家虽然从事的是一项具有创造性的工作,但做艺术不是一种姿态,也不是一种身份,它包含了至高的目标和基本的要求。这个基本的要求包括了艺术家各方面的职业素质:知识,技法,智力,方法论,态度、嗅觉、恒心、勤奋和正直的品德”(卢迎华语)。徐勇民先生的千余件画稿与文字手稿正是我们认识他,“去神话”的第一步。

如今,呈现在观众眼前的这两册集子,收录了40余篇徐先生的文字(含文字手稿),以及200余幅画稿,将最真诚的状态展示给所有能看到这本集子的人。幸运的就不止是我,还有正在看这段文字的你。